今天是:
 
首 页 | 组织机构 | 党建时讯 | 基层党建 | 政策法规 | 干部工作 | 人才工作 | 远程教育 | 目标考核 | 党史回眸 | 视频点击 | 下载专区 | 文件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回眸 > 党史博览 >  
 
杜鹏程和他的《保卫延安》(走近杜鹏程)
时间:2007-08-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杜鹏程, 当代作家。笔名司马君。韩城苏村人。少时家贫,进基督教会学校,当过学徒。1934年起在乡村学校半工半读,接触新文学作品。1937年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投入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赴延安,曾在八路军随营学校、鲁迅师范学校和延安大学学习。后到农村和工厂做基层工作。1947年到西北野战军任新华社随军记者,转战大西北,挺进新疆。其间写了大量通讯、散文、报告文学和剧本等。1951年转业后,任新华社新疆分社社长、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陕西分会副主席等职,经常深入工地、工厂和农村生活。他出版的作品中以长篇小说《保卫延安》和中篇小说《在和平的日子里》最为重要,且影响广泛,奠定了他在当代文坛上的重要地位。其他作品有剧本《宿营》,短篇小说集《年轻的朋友》,《平常的女人》,中短篇小说集《光辉的里程》、《杜鹏程小说选》,散文集《速写集》、《杜鹏程散文特写选》、《杜鹏程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集《我和文学》以及《杜鹏程文集》等。杜鹏程善于择取现实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主题,在尖锐的矛盾斗争中塑造生动的英雄形象,以诗一般的激情和富于政治哲理性的笔触,反映生活的本质,气势壮阔,笔力粗犷雄壮, 白麟同志的文章记述了杜老生活的一面,使我们更走近了杜鹏程,进一步领略杜老的风范,今摘抄以资纪念。
     《保卫延安》这部在中国当代文学军事题材创作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英雄史诗,成就了在司马迁故里陕西韩城长大的杜鹏程。这位曾追随彭德怀参加了壮丽的解放大西北战役的新华社战地记者,走红时曾当选为政协第二、三届全国委员,倒霉时被关进“牛棚”差点整死……随作品沉浮之间,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而贾平凹、路遥、赵熙、张虹等一批现已闻名全国的陕西作家,都是在杜鹏程的夫人、文学编辑问彬(原名张文彬)的培养下开始起飞的。问彬作品不多,但20年前的一部中篇小说《心祭》却奠定了她在文坛的地位,《心祭》被译成英、法、孟加拉和西班牙等国文字,并被拍成电影《残月》在国内外发行放映广受好评……
       在杜鹏程逝世11周年的日子里,笔者见到了他的遗孀问彬。从这位年已69岁的母亲充满深情回忆里,我分明看到:从《劳动人民的子弟》到《保卫延安》、《在和平的日子里》、《历史的脚步走》……每一部厚重之作都凝聚着历史的见证和老人对亲人的思念!
    一出歌剧引来一段“战地浪漫曲”(西进)
       1949年5月,彭德怀指挥的我西北野战军向西节节推进解放了武功,部队文工团随即在西北农学院开展演出宣传,农学院附中16岁的女生张文彬和大哥哥大姐姐一样,兴高采烈地坐在舞台前第一次看解放区的秧歌、舞蹈。特别是由新华社随军记者杜鹏程创作的五幕大型歌剧《劳动人民的子弟》演出4个多小时,看得张文彬热血沸腾,一下子燃起了她向往革命的激情。戏一完她就和大批同学报名参军。从此,她心里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杜鹏程!
      问彬初到部队,由于她身材好,个头高,又是学生娃,就被安排到文工团,不久又调到二军四师政治部工作。她哪里知道,自己崇拜的作家杜鹏程从解放战争开台,就一直跟随这支由王震将军率领的英雄的部队转战陕北,写下了不少有影响的战地报道和200多万字的战争日记。更让她惊喜的是,杜鹏程的组织关系就在四师政治部!一个甜蜜的渴望开始在问彬的心里酝酿着……
      6月,西北战场著中的扶眉战役打响了。一天下午,部队在渭河畔的宫家作短暂休整,问彬和女战友小马坐在老乡的炕头缝衣服、读书。突然,一位年轻的军官喊着小马的名字急急火火就闯了进来。问彬一听小马叫“杜记者”,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位身材适中、十分干练的小伙子,心里激动万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杜鹏程啊!她本想看清人家长什么样儿,但少女的矜持与害羞又让她装出不在乎的样子继续低头看书。忽然,杜鹏程发现窗台上放了本书,便如获至宝地顺手去拿。问彬一看,急忙去抢,但书还是落在了杜鹏程手中,他“噢”了一声:原来书里夹着本作文!问彬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自己幼稚的习作落在名记者的手中,人家还不知咋笑话呢!因为羞涩又紧张,少女的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头埋得更低了。没想到杜鹏程看过作文后大加赞赏,兴奋得手舞足蹈,眼睛火势地盯着问彬连声说:“好苗子,有才气!”说完一激动军帽一甩,布鞋一脱,光脚上了炕就坐在问彬对面,兴致勃勃地给她谈起了写作。渐渐地,杜鹏程满身的热情感染了一颗少女懵懂的心,她开始红着脸抬头观察这个热情似火的军人:面容清瘦但目光如炬,那充满诗情的话语,那畅怀纵意的笑声,甚至连那不修边幅的衣着,都弥漫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风致!少女16岁的花季,这样第一次被一个成熟的男性闪电般的激流包围、淹没……
       这在这年火热的7月,他们的结婚报告被部队批准了!
       回想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问彬谈笑风生:“后来老杜跟我开玩笑老爱讲,千里姻缘一线牵,我这台戏大概就是红线的头儿吧!”
     一个孩子换来一部“英雄史诗”(史诗)
       伴着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1949年11月24日,热恋了半年的杜鹏程和小他12岁的问彬,终于在寒冷的帕米尔高原喜结良缘。当时杜鹏程是接收原《新疆日报》的第一任代表。新婚之夜一过,夫妻俩便随大部队越天山进南疆歼敌剿匪,12月上旬即到达南疆重镇喀什。在刚刚接管的旧军营里,还未顾上度蜜月的一对新人,就算有了一个自己的家。
        边疆刚解放,百废待兴,除小股部队还在追歼敌流匪外,大部分人员都转入地方政权建设和民族工作。这时节,担任新华社野战二支社社长的杜鹏程接到任务,代表党对原被国民党控制的《喀什新疆日报》进行改造。那段时间,他既要组织培训旧报采编人员创办中共南疆区委机关报《天南日报》,又要筹办维吾尔文报纸,还要带支社全体记者深入少数民族地区调查采访……成天忙得焦头烂额,只有深更半夜回到自己十几平方米还八面漏风的办公室兼新房,才能见到年轻漂亮的妻子。就像陕北民歌唱的那样:“一碗谷子两碗米,面对面睡觉还想你”,尽管家徒四壁,但两人却爱得“昏天暗地”。当问彬躺在丈夫宽大温暖的怀抱,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其它,这时候杜鹏程心中决定写一部反映保卫延安这段光辉历史的长篇报告文学的构思已经成熟。工作之余,他一边挤时间翻阅自己在转战陕北时记下的日记和从战场保存下来的油印战报,一边研究毛主席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边开始深深地思考。有天雪夜,他将这个大胆的计划和盘托出,没想到妻子比他还激动、还急切,鼓励地赶快动手,但丈夫拉着她的手却说:“我结婚前就告诉过你,你跟我是要吃苦的,现在一写开来,我就顾不上你啦!”而问彬却异常坚定:“为了你,啥苦我都能吃!”一句话说得杜鹏程心涌感激,一个热烈的拥抱几乎让问彬喘不过气来……
     “我有生以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生命的意义,每天除工作之外,写作近10个小时,有时一夜写八九千字,有时写四五千字,平均每天写3500字。”
       从杜鹏程1950年4月2日这则日记里便可想见,当时他是怎样的废寝忘食,夜以继日!是啊,在那风雪弥漫的长夜里,在那风卷黄沙的日子里,在那夜半驼铃的脆响里……一个人却坐在房中,拼命似的拿起司马迁式的中笔,要全景式地描写一场伟大的人民战争!而他新婚燕尔的妻子只能盯着近在咫身的丈夫的背影。
       就这样,杜鹏程像个亡命徒似的“狂飙突进”着,每写完一部分章节,就让妻子做他的第一读者,并提些修改意见,有些实在潦草的稿页还得妻子用粗糙的麻纸抄写清楚……以至像《保卫延安》从百万字的长篇报告最终改成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许多章节两口子都能一字不差的背诵出来。
      就在杜鹏程狂写《俣卫延安》初稿的时候,问彬却怀了孕,妊娠反应特别厉害。为了丈夫的事业,妻子决定人工流产。但由于当地医疗条件差,又没有手术设备,完全靠人工,结果造成大出血险些送命!大病初愈,杜鹏程愧疚得不知用什么方式来安慰妻子才好,便决定休息一天,陪妻子去维吾尔族的“巴扎”玩玩。
       这还是他们进疆后第一次逛“巴扎”,问彬身子还很虚弱,杜鹏程就格外呵护,他搀扶着妻子的胳膊,在人流里慢慢走着、瞧着,生怕妻子有什么闪失。一向粗心的丈夫这天却变得十分细心,他本想给妻子买块花布做内衣,但见童心未泯的问彬在一家货摊前停下脚步,眼睛死盯着一堆花皮球不放,便毫不犹豫地买下来送给她。回家的时候,问彬怕那些记者笑话她,就把花皮球藏在衣服里。一进家门,她像像个孩子似的玩起来,又蹦又跳地拍出各种花样。杜鹏程双手抱胸站在一边,像父亲、又像哥哥似的欣赏妻子的玩法,开始还开怀大笑,但笑着大颗大颗的泪水却止不住喷涌而出……
       令人惊叹的是,杜鹏程从1950年初就开始动笔到当年5月,百十万字的长篇报告初稿就杀青了。3年后,这一对衣着土气、满脸憔悴的青年夫妻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他们眼里充满了希望的火焰和自信的光芒——因为在他们各自抱着的一个大布包里,珍藏着为新生的共和国奉献的一份厚礼:经过12次修改后即将出版的长篇小说《保卫延安》手稿!40年后,问彬在为四卷本近200万字的《杜鹏程文集》出版所写的编后语中感叹到:“这何止是一份礼物,它是这对年轻夫妇对刚刚站起来的东方巨人的一腔虔诚、一腔热血、 一腔期望,也是他们新婚炽烈的爱情……”
      一盏油灯撑起一个温馨的家(牵连)
      1954年6月,杜鹏程呕心沥血创作的《保卫延安》终于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作品出版后获得了巨大成功,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很短时间里再版几十次,印数突破百万册,创当时纪录。周总理读后给予高度评价:“我们部队打仗就是这样,彭总这个人也就是这样。”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冯雪峰在反复阅读后写下5万字的长篇评论,认为在反映人民战争方面“真正可称得上英雄史诗的,这还是第一部”。从此,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这部宏伟的历史画卷便被称作军事题材作品的“开山鼻祖”,定为军事文学的“里程碑”!那年,杜鹏程只有33岁。
       那是段美好的日子,杜鹏程就像翱翔在帕米尔高原上的一只雄鹰,每天诗情汹涌。而远隔千里的妻子听到这天大的喜讯,也是激动得无法形容。尽管在1953年,问彬已背起丈夫为她买的文具、书包走进了人民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的校门,现在不能与丈夫一起分享他们用心血换来的这份成功喜悦,但两人却在电话里、书信中互诉喜福、快乐与衷肠……他们一个读书一个写作,要来个“比翼齐飞”!
        成名的当年,杜鹏程就从新华社转到中国作协西安分会担任副主席,终于实现了他想当一名专业作家的愿望。从1955年3月起,杜鹏程先后在黎湛路、三门峡、陇海路、成昆路、西韩路工地及西北一些农村参观学习。1955年晚秋,他来到宝成铁路工地,挂职西北铁路工程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深入生活。祖国建设的喜人景象让他的创作达到了高峰:《年青的朋友》、《在和平的日子里》、《工地深夜》、《夜走灵官峡》等一大批优秀作品以惊人的速度连连发表,在全国赢得了极大的声誉。
         但在这荣誉的背后,却是巨大的牺牲——问彬自走进学校,一读书就是8年,而丈夫长年却在祖国各地的建设基地奔波、生活、写作。长期分离的相思凄苦使问彬几次想中断学业回到丈夫身边,但杜鹏程就是不答应,坚持要让妻子读完大学再说。他何尝不想念爱妻,又何尝不想让妻子赔在自己身边过上幸福安定的家庭生活,但他太爱自己的妻子了,他想让她学习足够的文化知识再投入崭新的生活。8年的聚少离多,8年的相思苦愁,8年的漂泊等待,对一个有血有肉、激情充沛的丈夫来说,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忍耐啊!
       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元帅受到批判。杜鹏程因在《保卫延安》中塑造了这位伟大的军事家的形象而受到株连,有人攻击他为反党分子“树碑立传”,还有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拿他1955年8月5日曾在中南海受到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的专门接见而大做文章。《保卫延安》一夜之间变成大毒草,被勒令停止发行。杜鹏程从此被打入冷宫,开始遭受长达20年的压制!
       当时,政治运动一浪高过一浪,又逢3年困难时期,杜鹏程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女儿咪咪(大名杜稚)才1岁多,妻子还在西北大学中文系读书,又碰上岳母得重病需要输血没办法,杜鹏程只好先从中国青年出版社预借了900元钱,日子一下子捉襟见肘!在这之前,他们却自愿把《保卫延安》的96000元稿费几乎全部捐给了国家。而杜鹏程由于政治高压,心灵受到极度摧残,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左心室扩大为常人的一倍多,又得了肝炎,视力也急剧衰退。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只有问彬理解丈夫内心世大的痛苦。尽管社会上有许多风言风语,自己在学校也常听有些人说三道四,但她相信丈夫,支持丈夫,总是想尽办法照顾好丈夫和女儿的生活。
         在妻子的鼓励下,忍辱负重的杜鹏程没有放下手中的笔,没有放下一个人民作家的良知和责任,除创作《光辉的里程》《年轻的工程师》等一大批小说散文外,从1960年到1963年创作了一部6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太平年月》。可是没等他把改好的作品送到出版社,一把“匕首”又深深扎穿了他的心:1964年,文化部发出通知,《保卫延安》要“立即停售和停止借阅”并“就地销毁”,有的地方还派保卫人员“监烧”。《太平年月》连带着不许出版也不罢了,没想几年后这部小说因提到贺龙的名字又被罪加一等,手稿作为重要罪证被封存在档案里,13年不见天日!
        这年,他们的儿子杜微出世了。问彬也从一家新闻单位调到《陕西文艺》杂志社做编辑。一家四口人总算团圆了吧,但日益严峻的政治形势却将他们笼罩在巨大阴影里。
        没等他们喘口气,1966年,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开始了。《保卫延安》首当其冲被揪出来“处死”,杜鹏程自然而然被打入地狱:《人民日报》整版的批判文章,还有随后的抄家、批斗、游街、蹲牛棚……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问彬用毛巾为丈夫热敷白天被扭伤的胳膊、踢伤的腿。看着丈夫在外边受到如此残酷的虐待,她心痛得眼泪刷刷直淌……
       丈夫挨整,妻子也得跟上遭殃。1969年,问彬领着一双儿女被下放到铜川地区耀县一个离县城很远的小村,接受劳动改造。此时,杜鹏程也和一批“黑帮”作家被下放到三原县农村的一个“五七”干校进行劳改。
       杜鹏程在干校劳改,两周才准许回一次家,而且规定星期六晚饭后才能离开,星期天下午必须按时返回干校集合。从三原干校到耀县的家,少说也有几十里山路,山大沟深的哪还有车,全靠走夜路!杜鹏程已被折腾得浑身是病,加上原先就患有严重的夜盲症,好几次翻山越岭,爬羊肠小道,都被摔得鼻青脸肿。有一次,他把河当成了路,一脚下去栽进水沟,险些跌断腰腿!当他三更半夜两腿困痛、浑身精湿地回到家时,整个村庄早已进入梦乡,只有他家昏暗的小油灯还为他亮着……
就是在这盏油灯下,问彬为儿女做饭,缝衣,辅导他们写作业;就是在这盏油灯下,问彬常常孤灯清影,夜不能寐,心里念着亲爱的丈夫,手里为他织着厚厚的毛衣;也是在这盏油灯下,问彬情不自禁地拿起纸笔,她要向她的杜老师那样,用心写出人间的爱与恨!
       虽然外面夜黑风高、苦雨飘摇,但一走进妻子用这盏油灯撑起的温馨的家,看到一双可爱的儿女,心力交瘁的杜鹏程就又看到了希望!
    一生追寻一只雄鹰的灵魂(新生)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打倒了!这大快人心的喜讯给了杜鹏程莫大的力量,他重又拿起搁置了10年的如椽大笔!1977年他的战争小说《历史的脚步声》一经发表,备受关注。次年12月,《保卫延安》正式平反,但对杜鹏程的政治结论还没有结果。为了尽快给丈夫平反,问彬多次找到陕西省委要求落实政策。在省委副书记牟玲生等领导的支持下,1979年,扣在杜鹏程头顶20年的“黑帽子”终被摘下,杜鹏程重获新生!
     1982年,杜鹏程光荣地当选为中共十二大代表。
     但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折磨,杜鹏程的身心几乎被摧毁,高血压、心脏病、胃溃疡时常发作,写起字来手颤如抖,相当费力。但他毅然坚持写作,从不懈怠,他想抓住生命的纤绳,做最后的攀登!看着丈夫的身体每况愈下,问彬心焦如焚,一边精心照料,一边暗自垂泪……
      在丈夫病重的日子里,问彬等于是把家搬进了医院,陪床照料,爱夫如子。那了1991年8月,看着爸爸病情大为好转,女儿杜稚极力催促长期陪床的妈妈出去散散心,她要在父亲床前尽几天孝心。拗不过女儿,问彬就在知名作家赵熙的陪同下,抽身到山清水秀的避暑胜地太白县小住了几日。当时笔者曾在那里采访过问彬,她本该好好休息一下,却还为丈夫牵肠挂肚:“要是孩子他爸爸也能来的话……”说这话的时候,她憔悴的脸上添了几分遗憾和忧伤……当年10月26日下午,鼓总传记组到医院了解情况,问彬正陪着说话的时候,杜鹏程心脏病突发,在省人民医院不幸逝世,享年70岁。
        在杜鹏程的追悼会上,问彬没有播放哀乐,而是用贝芬的《英雄交响曲》为丈夫送行。那悲壮昂奋的旋律,正是一代作家半生戎马倥偬半生慷慨浩歌的革命英雄主义的写照!
        据粗略统计,《保卫延安》除那20年被停止发行外,截至1992年已出6个版本,印行400多万册,并被译成十几国文字,还被改编为电影、话剧、连环画、小说少儿版……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老伴去世后,问彬极度辈伤,50多岁的人很快就满头花发。留学后美定居的儿子、儿媳想接母亲出国安度晚年,已是上海某医学院副教授的女儿也动员母亲到她家一起生活,但问彬哪也不去,她此刻只想呆在西安的家,继续和“丈夫”厮守,天天咀嚼和丈夫风风雨雨的悲喜岁月——
      1992年,陕西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杜鹏程文集》。紧接着,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和陕西人民出版社又相继出版了杜鹏程的《战争日记》、《杜鹏程中短篇小说集》、《杜鹏程纪念文集》……而这些,都是问彬几年来怀着对丈夫的强烈的感情,埋头整理、协助出版的。每本书的出版后记,可以说都是问彬蘸着热泪为丈夫写下的“祭歌”!
      在问彬的眼里,杜鹏程一生不光是个好作家,也是个好丈夫、好父亲。虽然杜鹏程在《我的小传》中提到妻子的只有平平常常的几十个字,但丈夫对她的爱是深沉的、刻骨铭心的,那相濡以沫的浓情全部融进他们42年的婚姻人生,注入他们生死相守的生命长河!
      坐在问彬的家里,看到杜鹏程的书房还保持生前的原样,看到问彬编好的《杜鹏程文学理论集》书稿还放在家中等待出版……此情此景,谁都能感受到这个历经战火洗礼、饱经世态炎凉的女人对丈夫那种感天动地的一往深情!
                                                        (摘自《新疆日报》 白麟 文)
 

收藏 推荐 打印 关闭
上一篇:[图文]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董必武
下一篇:中国共产党历次党代会回眸
热点资讯
[图文]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董必
历次党代会
杨虎城和他的三位妻子
平型关战役
情意无价 习近平轶事
文化大革命事件汇总
光耀世界的五度辉煌和四次大的挫折
杜鹏程和他的《保卫延安》(走近杜鹏
推荐阅读

 

Copyright 2006 中共韩城市委组织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韩城市新城区金塔路市委办公大楼 电话:0913-5200925
传真:0913-5212423 E-mail:hcdydj@163.com 
信息产业部:陕ICP备15002024号 技术支持:韩城热线网站